这里是一只掩面君

此乃自留地 本人脾气爆底线未知 上辈子一定是祝英台所以爱删博 24k纯逗比但切开来全是黑的 萌点诡异节操不在 初心CP仙流/为保贞操誓不入欧美圈

【湛尘】债



原先当是命中注定有缘无分,羡慕你与他相遇在先,惋惜我和你相知太迟。并非不想争,如果能成全你想要的生活,即使里面不再有我,我也甘愿守护你存在的这片江山。

那么,前程往事如果一笔勾销,你会不会爱我?

---------------------------------------------------------

湛王继位的第五年,帝都暴雪多日未停。

更让整个皇宫忧心的是,过于操劳国事的皇上病了。病来如山倒,一向身体并不是太强壮的元湛,在高烧不退的第三日后竟陷入了昏迷。宫中御医翻遍古籍偏方仍然无计可施,不得已只得请来许久不参与皇家之事的巫族长老昔邪与桃殀一试。

皱着眉头以灵蝶诊断半刻后,昔邪稍作犹豫,还是屏退下人才开口。皇上是,忧思过虑,心气郁结,多日降雪又引起了旧伤复发。最致命的是当年暗巫在皇上身体里留下的余毒,以卿尘之前留下的灵力终究还是压不住了。

难道,难道连巫族长老也无力回天吗?大臣跪倒一片,靳贵妃瞬间瘫坐在元湛的病榻前,因为拼命想忍住不断涌出地泪水而颤抖着。

如果皇上的求生欲望强大,我和桃殀可以试图以灵力引导他从混沌中挣脱出来,只是。。。

后面的话昔邪没有说下去,但所有人都明白。自从那个通透温柔不忍伤害别人,带着愧疚却终还是负了元湛的女子和先皇在东海下落不明以后,湛王的眼底就再也没有了温度,偶尔露出一点笑容都带着疏离。他明明近在咫尺,可无论是众臣,皇后还是太子,都觉得那个人仿佛越走越远,远的再也无法触碰,全身散发着高处不胜寒的孤独。

如今皇上真的想要醒来吗?




元湛几乎在意识回归的瞬间就马上意识到自己所处之地并非现实世界。这里太安静了,没有任何生的气息。

是地府吗?

也罢,反正世间也没什么值得留恋。

元湛在这片虚无中漫无目的地走着,没有声音的黑暗让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放任自己回忆。

卿尘,卿尘。
她只要纯粹排他的爱,只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他从一开始护在心里也就只有她,也为她想要的生活努力着。她那么聪明那么懂他,怎么可能看不到他付出的一切?他始终想不明白,这场看似并非没有赢面的比赛,究竟怎么就一败涂地了?


一扇漆黑的大门突兀地矗立在面前,一对血红色的门栓仿佛在沉默中等待着谁。元湛情不自禁地抬手轻触,刹那间属于这个灵魂的所有故事像潮水般汹涌而入,那些熟悉而陌生的面孔和经历让他呆立当场:

街市上的无心相救一眼万年,竟然并不是一直以为的初遇。

原来在他与卿尘的第一世,她曾是名门千金宁文清,而他是觊觎家族财产和别的女人联手欺骗她感情的李唐。那时密谋害她性命,她知晓一切却因已经万念俱灰甘愿赴死,在弥留之际发誓永生永世再也不愿交心与他;
之后她被巫族圣物召唤来到第二世,像是为了躲避什么一样,早早地爱上了四哥。而他即使视她为知音,为成就大业还是在她与四哥的大婚上起兵谋反,弑父弑兄,最终害得她孤立无援不得不扭转乾坤;
到现在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三世,原来从一开始她就背负着沉重的使命为拯救上一世的四哥而来,原来他晚的是整整两个时空,直到此刻他才彻底读懂了她面对他时眼中一闪而过的所有痛苦茫然和甚至愧疚。因为她愿生生相错,他才苦苦求而不得。




何人竟闯入我巫族心境?你可知非我族人,想要过这道重生门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元湛一愣。重生?难道事到如今,还能以一己之力逆转时空?

不错,此门可将一切归零。只是如若你想要拥有此生的求而不得,就需要用更高的代价来换。

元湛低头思索,只片刻,再仰起脸时眼眸中久违地闪烁着明亮的光。我此刻,已经再无其他的不可失去。

你可知你生生世世都是帝王之命?若我要取走你身上的龙气,往后再无可能坐上九五之尊之位也心甘情愿?

帝王之躯可拥万里江山,却享无边孤单。元湛此生不悔。未来,我愿为私心而活。求巫族成全,解了我和卿尘不得善终的宿命。

那就如你所愿。

元湛带着从未有过的轻松笑容近乎踉跄着跨过那扇门。一切重归黑暗,他听到身体最深处有东西苏醒的声音。

卿尘,以前欠你太多,这一世我已经用我的一切偿还你。三世过后,我只求一个机会让我们清清白白地重新开始,我只是元湛,而你,只是凤卿尘。这一次,我赌上全部,毫不保留,永不后悔。

巫族的回溯阵法开启,这一次将一切的异变全数复位。前程往事如果一笔勾销,你会不会爱我?





父皇,儿臣愿带兵平定战乱,娶亲之事可否暂缓?外敌未灭,里忧外患,何以为家?儿臣但求心无旁骛,为父皇效力!

不愧是朕的好儿子!待你凯旋归来,再做打算!朕和你母妃,定会为你选择一门好亲事!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回湛王殿下,小女名为凤卿尘,今天得到殿下庇护感激不尽。

卿尘姑娘,倒是有一颗七巧玲珑心。你可有容身之处?既然你知我身份,可愿来我这湛王府暂住?

湛王殿下,卿尘自小孤身一人,殿下如不嫌弃,请尽管吩咐卿尘做些力所能及之事报答殿下收留之恩。




卿尘姑娘,我这花房里从不种曼珠沙华。你看这这株铃兰开得可好?铃兰只为最有心人而开,日日等,月月盼,等待属于自己春天归来。又或者那满园的风信子。你可知此花二次绽放的秘密?剪断过往,涅槃重生,忘记过去的悲伤,开始崭新的爱。

湛王殿下内心通透,正如我意。往事云烟,一生何苦沉浸于过去的痛苦。我只愿得一人真心相伴,看岁月静安现世安稳。

卿尘姑娘,只要你肯说,我就相信。

湛王殿下,实话告知,卿尘有夙愿未成,殿下可否相助?



卿尘,我来拿牧原堂的设计图给你。

湛王殿下竟用护驾大功只为我换得一方辟护之所行医助人,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若有能为殿下分忧之事,卿尘一定鼎力相助,在所不辞。



卿尘,进了凤府不比湛王府,万事当心。尖刀上行走,记得湛王府是你永远的后盾,莫要逞强。

湛王殿下,送礼之意卿尘明白,我会仔细处理,不让殿下担心。

卿尘,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的计划。我会助你为巫族洗脱冤屈。

湛王殿下,明日请求殿下护送长老入宫,我会设计让一切真相大白于皇上面前。万一有任何不测,请殿下,优先保护长老的安全。

卿尘,任何事只要你想做,便可以。我答应你的事决不食言。只有一件事我永远不能妥协,就是你的生命。这只玉笛你带在身上,方可保你平安。

湛王殿下,卿尘敢问一句,殿下为我做这一切,不惜放弃多年的布局,值得吗?

卿尘,值不值得,本王自己说的算!

湛王殿下,殿下的心思,卿尘明白。玉笛我一定亲自带在身上,不会辜负殿下的心意。




卿尘,现巫族已洗清冤屈,你的师父平安归来,你亦认祖归宗。现在,你可愿进这家门,做我的王妃?一生一世一双人,从此只有我们,我亦不会娶其他人。

元湛,我愿意。




卿尘,这一次我赌你对我有情。是我赢了。

-----

真没想到我会有自己动手产bg粮的一天…
混入了一些小说的设定 希望表达明白了吧…

然后私心让这俩有个好结局
湛王殿下太苦了…爱的这么深可剧里全是刀 刀刀入骨啊…

最开始想写中篇把两个人互有好感携手共行到心意相通再充实一点,但我觉稍微改编一点俩人的对话就会是不一样的结局了…

评论(4)
热度(46)

© 这里是一只掩面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