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掩面君

此乃自留地 本人脾气爆底线未知 上辈子一定是祝英台所以爱删博 24k纯逗比但切开来全是黑的 萌点诡异节操不在 初心CP仙流/为保贞操誓不入欧美圈

【湛尘】你一生的故事 (三)

(三)

 

牧原堂在卿尘的打理下很快在天都获得了无数百姓的推崇。众人皆知牧原堂大夫医术了得,人美心善,并不计得失不论贵贱全意为人服务。后来不知从何而来的坊间秘传,说牧原堂其实乃是湛王殿下不忍百姓遭受如此突如其来的病痛却毫无招架之力,在疫情后主动向陛下请缨出资设立的,但为了不给百姓压力特意身居幕后,始终不愿显露一丝一毫。人们于是对这位温润低调又心怀大爱体恤普通百姓的王爷更是称赞连连。

 

当李麟把这个几乎就等同于被稍加润色过的真相的传闻告知元湛时,他瞬间心知肚明这个流言背后的深意,忍不住扶额笑得一脸无奈和宠溺。她和他心意相通,必定猜到了这招因利乘便横竖他也会用,那么由他做未必如她在舆论的中心直接下手更快更准。不过,这样一来,怎么显得他这个“工于心计”的湛王毫无用武之地了呢,明明他弄个牧原堂出来本想让她多依赖他一点的。

 

卿尘啊卿尘,你当真是一点亏都不肯让我吃。

 

是什么让我们运筹帷幄的湛王殿下这般愁眉苦脸?

 

人未见先闻其声,元湛抬起头时带着丝丝药香的身影刚好踏入房门。

 

心念所至,来者随缘。我一想到你,你便来了。

 

那是我在牧原堂哪里做的不好给你平添烦恼了?

 

你不是做的不好,我烦恼的是你做的太周全太好了。瞧瞧,你做了我来不及做的事甚至比我亲自处理得都完美,还不许我担心你入这家门做了湛王妃以后,王府的名号迟早要改头换面?

 

这一番似是而非的玩笑话说得却是水到渠成,情真意切。但其实元湛心里远不如面上表露出来的淡定从容,从他泛红的眼眸和颤抖的双手便能窥知一二。大概傻子都能明白他的意思,就看那人接不接得住了。

 

卿尘的脸红了又红,嘴角动了又动,眼睛里水光阵阵仿佛下一秒就会夺眶而出。

 

一阵难捱的沉默让心如擂鼓逐渐开始冰凉,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终于又听到了她悦耳的声音。

 

如此说来,殿下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所以觉得让我在王府当家做主是屈才了?

 

在元湛的脑海里,湛王妃的样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真实清晰过。淹没一切的狂喜使得他的紧抿的嘴角越翘越高。

 

如果真有一天让你赢了我,作为你的手下败将,我自当愿赌服输,心甘情愿。

 

 

两情相悦得来的喜悦感还来不及多温存一段时日就被一封加急军报挥散了。

 

太子元灏运送军备粮草的途中被萧绩围困在洮阳城外一座废弃的古城里,生死不明;四皇子元凌和四皇子妃朵霞在前线带领玄甲军与梁国大军相持,无法脱身相救。天帝一道圣旨,命行军打仗经验丰富的七皇子元湛带领十一皇子元澈立即出发,领兵援助太子。

 

 

事发突然,在湛王府小住照顾十二奇花的卿尘得知此事后便立刻赶回牧原堂,亲自准备可以随身携带的救命药品。

 

元湛踏进牧原堂时,只见她跑上跑下忙的团团转,桌上备好的药包已经堆了老高。

 

卿尘。这些已经够了,不用再准备了。

 

元湛,你坚决不许我跟去,我心里不安,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可我总觉得远远不够。你看,这两包可以快速缓解风寒,这是清火散化瘀止咳,另外底下还有调和肠胃的,补血补气的。对了,虽然有损阴德,我还研制了一些对付敌军的药,虽不致命,却可让他们短时间内腹痛难忍浑身无力。最多的虽是创伤药但我却希望你永远不要有机会用到……

 

卿尘,冷静一点听我说。上次你孤身前去密林找药拒绝我跟随不也是为了我的安危着想?这一次换你信我。

 

你知道……我的时间……实在有限,我不知道还剩多久……心里没底……我甚至开始后悔让你……

 

元湛心尖一疼,紧紧抓住她两侧不住颤抖的手臂,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不管你从何而来,有过怎样的经历,也无论今后你身上发生什么事,你是我的王妃这一事实绝不会变,别再让我听见你说后悔二字.

 

元湛……

 

他环住她,一个轻如羽毛的吻落在她光洁的额头。我要出发了。卿尘,只有你无恙,我才能心安!

 

语毕,唤来侍从将她悉心准备的药品悉数带走,便转身出了牧原堂。

 

走出数步之后心有不舍,元湛还是回了头。牧原堂之中已无她的身影。她又消失了啊……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是失落还是庆幸更多一些,又安慰自己如此也好。

 

 

急行军百余里,即使快马加鞭,援军抵达洮阳城附近已经是几日过后。城外山谷里横尸遍野,浓重的血腥味久久未散。派去探路的士兵来报,已经找到太子藏身的古城,但城外有重兵把守难以突围,若是硬闯,带着太子殿下怕是难以全身而退。

 

元湛未马上作答,他沉吟许久,随即唤来十一皇子元澈以及几位亲信将领。

 

太子殿下生死未卜,负隅顽抗数日后已经兵力单薄,弹尽粮绝,现在唯有兵分几路才有机会,我军不能坐以待毙。数月前本王奉陛下之命前往阿柴族商议和亲之事,回程路上听现任凌王妃,曾经的朵霞公主提起过此城。该城以前是陪都,虽然废弃多时,但地底建有逃生密道。十一弟,素闻你府上怪才云集,钻墙打洞,土木建造之事尤为擅长。不知此次,是否有精通此事的谋士随行?

 

七哥,我马上命令谋士分析地形并在城外搜索密道出口,一旦找到,便派人即刻潜入城中,寻找大哥的下落。

 

梁军军纪严明,一般的办法无法轻易动摇军心。此次为不引起梁军注意危及太子的安全,本王并未带足兵力。而今天站在这里的一兵一卒皆是我大魏子民,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短兵相接必当伤亡惨重。现在天干物燥,荒山野岭又水源稀少,梁军驻扎此处多时,一定会日日派人外出取水。那么在他们取水的路上,找机会秘密将我带来的药粉混入其中,一两日之后等换班的士兵也大都丧失抵抗能力,我军便可入城,与十一弟派出的人里应外合。

 

 

第二日深夜收到回信,原本森严的城内守卫因为大量士兵的病情异常松动,十一皇子派出的人已经通过密道已潜入城中,寻得了太子殿下。只是他身受重伤,暂时无法轻易移动。元湛听闻面色稍霁,根据白天的观察又推算了梁军现存兵力,终于传令明日一早攻城。

 

第二天果然有如预想一般,驻守的梁军形同虚设,溃不成军。元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救出了太子,可心中大石还没落,就从太子口中听到了个不太对劲的消息。

 

七弟,这次袭击我们的不是寻常士兵,他们双目黝黑,面无血色,连剑气都带着黑色的煞气。看起来,倒像是父皇剿灭已久的暗巫一族。

 

听闻暗巫二字元湛猛地皱起眉头,不由得想起在天舞醉坊围剿暗巫余孽的情形。那天唯有一人侥幸逃脱,他和卿尘追查至今仍下落不明。难道此人转投头萧绩麾下,伺机东山再起?元湛心中暗道不好,连忙差人叫来十一皇子,告知他此处有暗巫,即日启程秘密护送大哥回天都,他则暂且留守此地,混淆敌人视听。

 

通过密道送走了身体恢复大半的大哥和十一弟的第四日,元湛与侍卫检查到城外一处山头时熟悉的压抑气息自四面八方而来。

 

来了。

 

原本躲藏的身影从山石后走了出来。元湛看到死而复生的天舞醉原坊主武娉婷便心中了然。

 

果然是你。

 

湛王殿下好本事,先前以一己之力就毁了我费尽心思重建的暗巫阵地,现在又阻挡我为梁国诛杀魏国太子。今天没有巫族人相助,这账我可要好好的跟你算一算!

 

武娉婷抬起手,四面八方便涌来无数人型毒煞层层包围。他一声令下,全力迎敌。这些毒煞被创造出来只为杀人这唯一目的而存在,他曾深刻领教过的这些生物的可怕战力。看着将士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他比谁都明白这必定是一场无法全身而退的苦战。

 

苦战数百回合,人型毒煞所剩无几,但他带来的侍卫也已经全数阵亡,他自己也身受重伤快到极限。一个躲避不及他被武娉婷击飞,身体狠狠地撞在石柱上,喉咙中顿时涌上腥甜,张口便吐出鲜血无数。武娉婷见机快步上前补了一剑,元湛踉跄了下才勉强躲开。然而就在她倾注全部暗巫禁术试图一招致命杀了他时,一道强光闪过,硬生生地将剑击开了数丈,力道之大,甚至让武娉婷跌了一个趔趄。

 

元湛猛地回过头去,只见无数金蝶傍身,面上带着滔天怒气的卿尘飞身而来。几招之内,金色的巫族之术已经将武娉婷打的节节败退,让他有了喘息的机会。

 

余光瞥见有毒煞余孽悄然向卿尘背后袭来,他一个健步举起剑全力将其一分为二,随即和卿尘改为相背迎敌,将身后的危机交给最信任的彼此。

 

你为什么要来?

 

只有你能无恙,之后才有生路,于你于我均是如此。这一次,我决不允许你有事!

 

说罢,她将灵力附着在他的剑上,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元湛瞬间心领神会,与她同步倾身向前,用尽全力把剑送入了正在垂死挣扎的武娉婷胸口,看这最后的暗巫族人满脸不甘地烟消云散。

 

随后,他稳稳地接住了突然脱力的卿尘,心疼地看她毫无血色的面容。

 

元湛,我需要清除这里所有的痕迹,你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赶快离开。我有预感恐怕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你万事当心!

 

说着,她一把推开他,却同时以灵力远远地为他疗伤。元湛心急如焚,却知道她身份特殊,很多事不说定是有不能让他知晓的理由。他只得咬紧牙关,逼自己快步离开,留她收拾残局。

 

刚回到大军驻扎之地,贴身侍从李麟就心急如焚地快步上前,匆匆行礼,却在看到他一身狼狈长袍沾满了鲜血时欲言又止。

 

我无碍,但说无妨。

 

殿下,凌王传来急报,阿柴族将领木頦沙叛变,现在与萧绩率领的梁军在合州附近的山谷合力围困玄甲军!

 

萧绩好一出声东击西!派人困住太子,表面上放置精兵严加看守,好让我们认为这就是他的主要目的。殊不知他真正的意图是要和伺机兵变的木頦沙里外联手剿灭玄甲军!我就奇怪怎么营救大哥怎会如此顺利,原来是他刻意为之!对了,是否收到十一弟的消息,太子殿下现在行至何处,可有危险?

 

回殿下,十一殿下刚刚派人传讯,太子殿下无恙,他们一行人已经入大魏地界,很快可以到达天都。

 

好,你马上派人给替父皇送信将此事如实汇报。事出紧急,传我命令,大军整顿,立即赶往合州增援四哥!


评论
热度(20)

© 这里是一只掩面君 | Powered by LOFTER